当前位置: 主页 > 突破次元壁 > 虚拟歌姬从“二次元”走向“三次元” 带动超百亿日元消费市场内容

虚拟歌姬从“二次元”走向“三次元” 带动超百亿日元消费市场

2019-09-10 08:54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“大家喜欢我们的歌吗?”“喜欢!”台下整齐划一的欢呼声响彻在无数挥舞着的荧光棒中。当初音未来和洛天依一同出场演唱时,现场氛围和粉丝们的热情被推到了最高点。

  日前,B站2019年BML VR(BML全息演唱会)在上海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如期举行。在现场近万粉丝的热情期盼中,初音未来与洛天依首次同台,Vsinger家族成员同台表演,绊爱、白上吹雪等VTuber也轮番上台,萨拉托加、战斗吧歌姬!等虚拟形象一一现身。

  10多年来,虚拟歌姬初音未来从“二次元”走向“三次元”,带动了一个超过100亿日元的消费市场。洛天依作为国内最早盈利的虚拟歌姬,不仅拥有超500万粉丝,更是品牌代言不断,演唱会票价高达480~1480元,即便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也就在500~2000元间。记者注意到,2017年国内多家公司一口气推出了十余位虚拟偶像,2018年,腾讯、网易、巨人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入局虚拟偶像,B站不仅成为“洛天依”母公司控股股东,同时也在大力布局虚拟主播。在这块梦幻的土地上,虚拟偶像正在分羹千亿级二次元市场。

  粉丝观看演唱会热情高

  虚拟偶像顾名思义,并非真人作为偶像,它可能是手绘的2D形象或者3D形象,甚至未必是人类形象。“我们在B站会员购上买的票,我能说我是专门为了来看‘萨拉托加’(来自手游《碧蓝航线》的虚拟偶像)的吗?”现场,两位花了980元专门来看演唱会的18岁男生激动地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观察到,现场粉丝相对年轻化,年龄大概在20岁左右,其中,男粉丝相对较多。据QuestMobile估算,2018年Z世代因偶像推动的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元,其中近一半为购买爱豆或偶像代言、推荐或同款产品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B站BML VR演唱会20分钟内即售出约90%的门票,平台标记想看人数4万左右。到了今年,B站会员购购票渠道显示,此次的演唱会票价共分为5个等级,最高级为S级1480元;最低级为D级480元。在B站会员购购票通道,想去观看演唱会的人高达10万。而演唱会当晚,BML VR直播在线观看人数一度超过600万。

  2019年B站的这场BML VR,对于粉丝们来说最激动、最梦幻的时刻无疑是:初音未来与洛天依同台演出。前者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歌姬,而后者则是目前国内最受大众追捧和关注的虚拟偶像。作为全球知名歌姬,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因为《甩葱歌》等歌曲而走红互联网世界,来自全球的粉丝更是为其创作了成千上万首歌。2017年底,“初音未来”在上海举办了第三次中国官方演唱会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初音未来10年间从“二次元”走向“三次元”,带动了一个超过100亿日元的消费市场。在已公开的《初音ミクの年収》中有数据称,初音未来一场Live的收入大概在300万日元左右,折合人民币约17.96万元(2012年),根据vocaloid给出的Live列表,其中至少有30场初音Live,按2012年的数据来计算,2009至2017年的初音未来单Live 一项的收入大概在500万元人民币。

  除了吸引日本本土的粉丝,初音未来还在巴黎唱过歌剧,在日本给MTV颁奖典礼当过嘉宾,在美国给Lady Gaga的演唱会当过嘉宾,这个只能存在于全息屏幕上的虚拟歌手,演唱会、代言、衍生品等商业价值丝毫不输于不少真人偶像。而在国内虚拟欧偶像领域,最为大众熟知的则为“洛天依”。作为上海禾念公司推出的中国第一款虚拟歌手,家族式的运营模式的组合中,除了洛天依,还有言和、乐正绫、乐正龙牙等5个虚拟偶像。

  2017年,“出道”5年的洛天依在上海举办第一场线下演唱会,演唱会首批500张SVIP的内场票在3分钟内售罄。截至目前,洛天依微博粉丝高达451万,B站洛天依官方账号粉丝超100万,B站视频最高播放量达超800万。与此同时,洛天依也渐渐跳出二次元圈层活跃在主流媒体上,开始向大众辐射。

  2016年洛天依出演湖南卫视小年夜,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。并且其还与郎朗、萧敬腾等明星同台表演。据不完全统计,“洛天依”代言的品牌包括百雀羚、肯德基等。而“初音未来”与红米Note4、力士洗发水等也有合作。

  红杉等机构投资者入局

  当肯德基、百雀羚与一位名为“洛天依”的虚拟歌手之间有了商业互动,甚至直接找到她代言后,资本也渐渐注意到虚拟偶像背后年轻群体的生意。